2被领养男女因报生纸问题 无大马卡不敢有梦想

2018-03-04 13:15:03

作者:屋庐虞

黄树洲(右起)及蔡永馨在叶一德陪同下,希望尽快申请到大马卡。

(新山21日讯)两名被领养的男女各因报生纸问题,至今无法申请到大马卡和护照,一个不敢出门,更不敢对将来存有梦想;另一个想去狮城工作养家的心愿难了,甚至还因担心成家后孩子也有身分问题,而不敢交女朋友。这两名男女,自小被领养,因报生纸问题至今无法申请到大马卡,其中一人12岁申请大马卡时,报生纸被当局取走调查,数年来过着没身分的日子;另一人则三度申请大马卡,却只获得注明国籍“未确定”的报生纸。

两人恰巧皆来自古来加拉巴沙威新村,分别是17岁的在籍中学生蔡永馨与23岁的百货市场员工黄树洲。

怕遇警截查不敢出门

蔡永馨在70岁养母何怡甘陪同下谈起本身遭遇时一度哭红眼,因为过去数年,她在没有大马卡的情况下害怕出门,眼看新山这座城市离住处不超过50公里,可是一年内她到新山的次数,却少于5次。

“我不敢出门,因为怕遇上警方路检截查。其实我一直在限制自己的行动范围,生活就是上学和回家,其他地方都不敢去,除非有姐姐陪同下偶尔出门,但我还是害怕会连累姐姐。”

她也和很多少女一样,有追星的冲动,但因不敢出远门,只好在家观赏电视追看她喜爱的韩星的最新动向。

她说,由于没有大马卡,她无法申请护照,也不曾出国。

“我最大的心愿是领到大马卡,尽快办理护照,到新加坡去探访住院的姐夫。”

受询及是否有为未来计划,她轻声说,虽然年轻但她不敢有任何梦想,相当迷茫。

曾用朋友名字申请养女报生纸被没收

何怡甘披露,早前她在当地观音坛服务,一共领养了6 名养子,蔡永馨是唯一碰上申请大马卡问题的养女。

她承认早期为顺利处理这名孩子的报生纸,曾通过中介用朋友夫妻的名字来申请养女报生纸,所以在养女12岁申请大马卡时,养女和朋友被叫去国民登记局问话,之后养女的报生纸被没收,官员没通知结果及指示家人怎么处理问题。

她说,养女在政府学校就读并没面对问题,考试时向校方出示当局给予的调查信函,即让养女参与初三评估考试。

国籍栏被设定为“未确定”

黄树洲自小被华裔家庭领养,今年已23岁,他持有的报生纸的国籍栏位上,被当局设定为“未确定”。

不敢交女朋友

他对这处境感到极没安全感,担心以后成家后儿女会与他一样面对身分问题,因此至今不敢交女朋友。

他说,2006年养父心脏病过世,隔年13岁的他就投入社会工作帮补家用。几年过去,他已成为家里的唯一经济来源,和72岁养母一起生活,他担心养母若过世,他的大马卡申请会更困难。

他说,他想到新加坡工作,让家人有更好的生活,可是却无法申请护照。

“我12岁时(2006年),养父帮我申请大马卡,结果当年报生纸被官员没收。之后于2010年,我再一次申请大马卡,官员只发出报生纸给我,但是不久后报生纸再次被收回去。直至2014年,我在村长的协助下,将原本列为双亲的养父母身分改为领养人,第三次取得报生纸,但仍无法处理大马卡。”

他补充,目前工作不会因为没有大马卡而不便,不足之处是没办法呈缴公积金及考驾照。

陪同两位事主召开记者会的大马国际人道救援组织柔州主席叶一德促请领养孩子的父母勿轻信中介,以免受骗。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