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意暂迁至临时地段 2餐馆申请原址营业

2017-08-04 15:40:05

作者:蔚孙

丹绒士拔情人桥的两间海鲜餐馆业者及员工希望能够尽快恢复营业,坐者左起李金顺、李绍南、吴健南、黄祚信及卢瑞强。

(芙蓉21日讯)丹绒士拔新村情人桥旁两家餐馆将致函予县议会,申请在情人桥建竣后的原址营业,同时也接受暂时搬迁到雪州政府献议的临时地段,不过却要求州政府必须负起临时餐馆的兴建费用。位于情人桥的情人桥海鲜餐馆与海洋海鲜餐馆是于上周四遭拆迁,并掀起朝野政党的骂战,而今日两名业者与马青法律局主任吴健南律师及雪州马华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进行商讨后,决定接受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所提出的搬迁到临时地段的献议。

吴健南于今日召开的记者会,宣布业者的决定。出席者除了黄祚信,还有情人桥海鲜餐馆业者卢瑞强、海洋海鲜餐馆创办人李金顺(82岁)、业者李绍南、李俊祥及李丽欣。

吴健南说,他将在两周内协助业者致函雪州瓜拉冷岳县议会,表明有意在情人桥建竣后的地点经营,因为欧阳捍华曾答应给予保留摊位的申请优先权,而且也询问欧阳捍华表明安排业者在临时地段继续营业的建议是否还有效。

卢瑞强在这起逼迁事件上,并没有采取法律行动,而去年尾也向瓜冷县议员黄锦伦表明意愿接受州政府的献议,可是最终餐馆还是被拆除,也没有被安排到临时地段营业。

吴健南也非议州政府在此案申请上诉期间,采取强硬手段逼迁,尽管已致函要求暂缓还是失败,其实只需等最长2个月即可有定案,让业者心服口服,而如今餐馆已被夷为平地,所以上诉在法律上已失去实质意义。

他说:“其实业者接受在临时地段营业并没有所谓满不满意,而是委曲求全,业者只为挣一口饭吃,所以希望州政府能够给一条‘生路’业者”。

他说,业主希望州政府能够负担兴建费用,若不答应,才商讨下一步行动。

每年都有缴地税

李丽欣也强调,虽然40年来持有临时地契,可是每年都有缴交地税,而且也有更新营业执照,不过去年3月接获来函指营业执照已被撤回,所以“非法营业”的言论对他们不公平。

她说,两间餐馆无法营业,导致超过30名员工的生计受到影响,而且也影响供应海鲜的原住民。

李俊祥:以业者及公众利益为先吴健南不曾收过律师费

李俊祥否认花费15万令吉律师费和堂费处理起诉雪州政府的司法检讨案件,并强调吴健南不曾收过这笔律师费。

他说,其实吴健南在未开档接下此案件前,已扮演好专业责任,凡事以业者和公众利益为先。

他非议州政府抹杀上诉的权利,在未完成上诉程序前把餐馆拆除。

黄祚信说,马青法律局未获得党中央任何的津贴,所以在处理法律援助个案的程序中,除了一般的法律咨询免费外,进一步的法律行动,该局已制定一套严谨标准程序,而此案是站在公众利益角度,做了许多义务和超出一般法律范围的工作。

他也说,雪州滨海区大部分在沿岸营业的海鲜餐馆业者都持有临时地契,而州政府有计划改造为小贩中心,因此希望商家及小贩加以留意,不要坐视不理。

吴健南也说,对方高估了收费,他只是一个小律师楼的律师,并不会收取如此高的费用。

情人桥重建美化图测频更动

马青法律局主任吴健南指出,雪州政府在2年内,更改了11次情人桥重建及美化工程计划。

他说,于2013年当地州议员等人在巡视情人桥时掉入海事件开始,雪州政府当初表示要重建码头的情人桥,可是最终发展项目及图测不断更改。

他也说,从填海变成建防浪堤,之后改为停车场,再改建广场,后来又改为美食中心,再改要建6个摊位,之后4个摊位后,后来为2个摊位;填海图测从正方形变成三角形。

欧阳捍华处事不透明

他说,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说话反复无常,其实他在处事方面应该透明及有诚意,不应凡事政治化,公务和政党要分开处理。

他也在记者会上播放2015年11月,一段业者与欧阳捍华及官员在会议上的短片。

吴健南说,在短片中,欧阳捍华询问有关填海的事项,可是于2016年7月19日,在面子书上却否认是填海工程,并指是加筑防浪堤工程。

他质疑雪州政府因大选将近而迫不及待拆除情人桥的餐馆,让业主无法上诉。

他说,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说,来接大选并不会与伊斯兰党结盟,所以雪州政府肯定会倒台,因此工程赶在大选前完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