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 专业 玻璃口义消队得民心

2017-06-04 09:48:04

作者:向蛰

玻璃口志愿消防队有本身的活动中心。

两名志愿消防队员在安乐园合力扑灭火势。

俗语说:“远水救不了近火”,为了减少火灾所造成的财物损失及提高人们的防火意识,政府在很多年前开始在国内偏远乡区推行志愿消防队计划,鼓励地方民众,尤其是年轻人筹组志愿消防队,由政府提供培训和基本配备,如水管、水泵,以便在火灾发生时,义消队与居民能在消防车驰抵前,通过自救阻止火势曼延,避免火势一发不可收拾。据知,国内一些志愿消防队在成立时士气高昂,过后因队员流失,变成不再活跃而解散。不过,也有志愿消防队自成立后一直监守岗位、并不断自我提升,救灾解难,赢得不少称赞。

像文冬玻璃口志愿消防队就是其中一例,该队自2000年11月17日玻璃口新村发生大火,烧毁88间木屋及600人无家可归的惨剧后,在短时间内获得150名村民响应参加,并于翌年正式成立,较后在2005年7月获准注册。

玻璃口志愿消防队从16年前的“两手空空”到简陋配备,发展到现在拥有3辆大小消防车、客货车及完善的消防器材和配备,所经历过程,艰辛和困难。

全套消防制服与配备。

政府赠送国产小型消防车,客货车是通过筹款购买。

刘开强:应变能力强。

刘开强:表现专业

民政党吉打里选区领养人拿督刘开强指出,玻璃口志愿消防队是众多志愿服务团体的佼佼者,打从成立至今,从队形、专业管理和领导、应变能力及服务素质,都给人良好印象,他认为社团和公众都应给予精神和金钱上的支持,以示表扬和鼓励。

陈亚斯:无党派之分,专业服务。

陈亚斯:民众应支持

热心人士兼华教工作者陈亚斯个人不仅经常资助玻璃口志愿消防队,而且也号召友好一起赞助经费和必需品,在去年他们集资1万令吉给该队,同时也鼓励该队继续为民服务。他形容该队成员不分党派,向来抱持专业服务,很多时候当火灾发生时,该队最先抵达灾场。他认为社会大众应给予他们精神和金钱上的支持。

罗世森全情投入灭火工作。

罗福煌:救人有成就感

队长罗福煌指出:“有时当我们从车祸残骸中救出生还者时,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和满足感,但曾有一次当成功把伤者移出残骸,却眼睁睁看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令我们深感难过。

“由于我们经常现身灾场,以致当火灾发生时,公众首要时间往往是先通知我们,才致电消拯局,个中原因可能是消拯局需投报者留下姓名,确认真伪后才出动消防车,拖延救援时间。

扮演辅助消拯队角色

“无论如何,我们深知志愿消防队乃辅助角色,必须尊重消拯局的领导地位,因此一般上,我们在接获投报后,会先通知消拯局,由后者先驰抵灾场,我们殿后,才不会让消拯人员难堪。”

他也说,在早期其父亲担任村长的90年代,文冬消防及拯救局曾基于玻璃口新村木屋密集,建议村委会成立志愿消防队,结果当村委会向村民反映时,面对的是抗拒和指责,有人甚至指灭火是政府的工作,与百姓无关。

李荣富:设备渐完善

与玻璃口志愿消防队一起走过16年沧桑岁月的署理主席李荣富指出:“成立初期缺乏经费,经济拮据,很不好过,但全队士气高昂,我们通过资源回收,一点一滴把钱储存,也获得该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廖中莱及时任州行政议员的拿督何启文的资助,同时也通过国州议员管道向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争取拨款和提供消防器材,如国产小型消防车、水泵、水管,才逐渐形成一支完善的志愿消防队。”

林胜鸿(左)和李荣富(右)展示灭蜂巢穿的防蜂螫制服,中是罗福煌。

林胜鸿:35队员训练有素

据该队主席林胜鸿市议员表示,玻璃口志愿消防队坐落在玻璃口大桥旁的活动中心,是通过筹款成立,属于政府土地,不获地契。目前该队有98名队员,其中35人为活跃队员,而所谓活跃是指曾接受消拯局严格训练,能直接投入火海救灾。

“除了灭火,我们也积极参与民生服务工作,如水灾善后、灭蜂巢、捉蛇、灾难(车祸、溺毙、坠落)拯救、校园灭火示范等。这些义务工作,有苦有乐。

“在车祸拯救伤者行动,必须分秒必争,我们通常是协助消拯人员(Bomba)行事,因为他们经验丰富,并具备各种拯救器材。”

罗世森(右)示范如何用特别器材捉蛇,旁为林胜鸿。

罗世森:偶遭冷待

财政罗世森表示:“我们继续得到国州议员、热心人士、商家及通过宴会筹款购买全套包括制服、鞋子、帽子之类的消防配备。拥有水泵的半新旧中型消防车和客货车是通过宴会筹款购买。

“我们现在拥有12套防火制服并不足够,同时也需要经费充作消防车维修、汽油和大道过路费。我们希望获得各界人士的继续捐助以及政府的资助。政府每年有给我们3000令吉经费及为队员投保最高10万令吉的意外保险。”

罗世森也感叹虽然社会一般人赏识该队的贡献,但也有人不认同,例如在队员上门筹款时态度冷漠,语带责备和抗拒,令队员气馁、难堪。

玻璃口志愿消防队成员朝气蓬勃。

精彩推荐